白玉堂的展小猫

【鼠猫】【ABO】强取豪夺

猫落玉堂:

太耻了太耻了,你们让如此纯洁我的写这种东西太耻了!没想到有一天我的文也需要带上R18的标签……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此文略为三观不正,五爷是个大写的痴。看文需谨慎!


一只老鼠遇见落难的猫会如何?白耗子抹嘴:吃抹干净!



夜色沉寂,偶尔压抑着微弱的蝉鸣,给夏夜更添了几分燥热。


展昭缩在角落,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臂,努力保持清醒。


外面灯火通明处,几个人四处奔来奔去,伴随着大声喧哗:“快找,老大说一定要把这个臭条子找出来!妈的,敢坏兄弟们的好事!”


“老大不是说给他打了药剂吗?他撑不了多久的。”


“老子也是说,诶诶,抓到后就扔个omega给他,到时候什么强奸罪之类的吃不消他!”


“要我说应该先给兄弟们爽爽,你不是没见过臭条子那张脸,啧啧!”


之后是一群猥琐下流的回应,笑声脚步终于慢慢走远。


展昭缩在一堆垃圾里只觉得心里无比恶心和恼怒,要不是他现在寸步难行,一定把那些混蛋通通领回警局吃一壶!


他又艰难的喘息一声,翻出仅剩的几片抑制药吃下,虽然这并不能解决身体的燥热,但稍微缓解了发热的症状。


再三确定那群人走远了之后,展昭慢慢从垃圾箱旁爬出来,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又蹲了下来;腿软发热,完全走不了。如果他这个样子跑出去,后果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。狠狠咬下自己的唇,血腥和痛楚混合,展昭再次痛苦的呜咽了一声。


无比痛苦的煎熬中他猛然闻到一阵alpha的味道,强势又霸道。展昭正失魂中听到头顶一个声音:“你还好吧?”


展昭整个脑袋一炸,瞬间倒向面前的男人。


白玉堂本来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背。


他和一个公司负责人约好在G街附近的酒吧谈生意。一向洁癖的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,更不用提那个满脑肥肠的负责人,谈话期间搂着身边的几个omega努力揩油,满眼猥琐,用脚想想就知道那猪头在想什么。好不容易谈妥后,推开一堆凑上来的beta和omega,他直接推门而出。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安排这件事的柳青,未等对方开口直接一顿骂:“以后这种货色不要再叫爷来应付,你绰绰有余,简直晦气!”


柳青在那边道歉:“白五爷消消气,我也是早上才知道对方有那种爱好,不是来不及通知了吗?反正你五爷出手,没有拿不下来的单。”


白玉堂怒极反笑,道:“柳青你不要以为你是爷头上三位哥哥保进来的爷就不敢动你,你把自己当什么了?触了爷的霉头爷一样叫你死活不得!这事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!”


说罢他就挂了电话。


另一头柳青拿着挂了的电话,眼底是一片阴霾。身旁娇柔的omega凑过来吻他:“怎么了?”


柳青露出那个温柔的笑来,回应着搂着人往床上倒去:“没事。”


白玉堂发了一通脾气心里好受了些,他漫不经心的走着,路过一个巷道时蓦然闻到一阵甜美的omega的香味。这和他身边那些作呕的味道不同,清新如朝露,却像罂粟一样勾住白玉堂的脚步。


白玉堂走近,看到一个缩在角落浑身打颤的人影。


空气里已经满是omega的味道了,白玉堂宛然:原来是个发情期的omega,他开口:“你还好吧?”


之后那人猛然倒向自己,白玉堂一把搂住,在他腰际摸了摸,心里暗暗感叹:手感真好!


展昭在alpha的气味下努力想站起来,努力无果,他颤悠悠的开口:“放,放开!”因为发情染上了哭腔的声音毫无威慑力,反而软糯像猫叫。


白玉堂心里好似被猫挠了挠,他更加搂紧怀里的人:“这可不行,你在发情期。”


展昭仰起头,努力用湿漉漉的眼看清抱着他的人,未果,他继续反抗。


白玉堂被展昭猫眼一看只觉魂被一震,那怀里又挠又踢得人格外像只小野猫。白玉堂为自己想到的比喻乐了,他一把抱起展昭来:“小猫儿别闹,一个人丢在这儿会发生什么不用爷说,五爷带你回家。”


白玉堂本来觉得他今晚运气有些背,看来是好得不得了。


回家后,白玉堂立马将人抱进了浴室。


本来候在门口的白福被自家少爷扛回一个omega的举动吓傻了,他想说什么,被白玉堂一个眼神制止住了。只好眼睁睁看着白玉堂抱着人进了浴室。


半晌之后,他反应过来了:一向洁癖的五爷居然带人回来了,他是不是应该给几位爷和老爷夫人们报喜?!


(下章肉……还在卡……听说LOFTER不让放肉?下章该放哪?)